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eliamodels.com/,欧洲杯瑞士

蓝天、白雪、艳阳,湖畔边是连绵起伏的阿尔卑斯山脉,道路旁是晨露打湿的漫山花草。

这里就是大名鼎鼎的瑞士抗衰疗养圣地青草地疗养院(Clinique La Prairie)。青草地疗养院将抗衰诊疗与康养旅游结合,提供一系列主打活细胞疗法的抗衰、排毒项目。7天6夜的再生疗程,价格高达30万元起,每年却依然不少世界名流慕名而至。

Valmont法尔曼、La Prairie莱珀妮、Swiss Perfection柏菲妮、瑞妍Cellcosmet……无论实际效果如何,瑞士产品都逐渐化身为贵妇护肤品的代名词。甚至许多欧美国家都会蹭瑞士制造的热度。

在瑞士产品越来越火的当下,我们禁不住要问:瑞士是如何打造美容抗衰圣地、高端护肤品等标签的?

从地理和地缘来说,多山地、不临海的瑞士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国家。在国土的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分别与奥地利、法国、意大利、德国接壤,被四大欧洲老牌大佬环抱其中,为瑞士换取了无人得罪也无人偏爱的发展环境。

从创立之初,瑞士就保持中立。凭借中立国的独特优势,连着两场世界大战,逃税的欧洲富人、求稳的跨国资本,几乎大半个欧洲的资金都涌入了瑞士的私人银行金库里。

连绵不断的战争不仅为中立的瑞士带来了财富,还带来了会造表的法国移民、会算账的意大利移民和会教书的德国移民。从此,制造业、金融业和现代化的大学,成为奠定瑞士繁荣的三大基石。

瑞士只有4.1万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耕地面积不到30%,剩下的还都是高山雪林,也没什么矿产资源可挖。自然资源的匮乏和限制,使瑞士不得不将经济发展重点放在诸如精密制造、生物科技、化学制药等具有高附加值的产业上。

为了培养高附加值产业,瑞士政府对教育和人力资源的发展极其重视。19世纪中叶起,瑞士就逐步建立起高度发达的教育体系,实行独特的“双轨制”教育。接近70%瑞士年轻人会选读职业学校,培养自己扎实的技术和实践能力,未来想继续深造的话可以申请应用类大学就读。

顶尖的教育为瑞士各行各业输入了顶尖人才,在科技创新能力排名全球第一的同时,瑞士还创造了全球青年失业率最低的成绩。仅仅800万人口的小国,却出现了20多位诺贝尔奖得主,算下来平均每100万人中有1.111个诺奖得主,人均世界第一。

人才优势使得瑞士制造自古以来就风靡全球,但除了大家耳熟能详的瑞士钟表和军刀以外,瑞士还是欧洲最强大的生物技术基地,生物医药领域占本国GDP的比重达到10%左右。

瑞士对生物技术产业的投资占整个欧洲的40%以上,在这里诞生了两家顶级制药公司:罗氏和诺华。电影《我不是药神》里用于治疗白血病的药物“格列宁”的原型,就来自诺华的格列卫。

2020年,罗氏首次挤掉曾17年稳坐全球制药公司榜首的辉瑞,成为全球制药企业第一名。诺华紧跟其后,将辉瑞甩到了第三的位置。2020年,仅罗氏一家药企的研发总投入就超过了140亿美元。

作为对比,中国一百多家上市医药公司在2020的研发总投入只有288亿人民币(折合45亿美元)左右。

罗氏和诺华的总部位于瑞士的巴塞尔生物谷,在这里汇集了瑞士约900个生物和医药技术企业,外加15000名大学和科研技术企业中的科学家。除此之外,瑞士在日内瓦、苏黎世、提挈诺州还有同等规模的三个生物科技产业聚集区。

优秀的科学教育基础、对研发的投入和重视以及产业供应链集群效应,让瑞士的生物制药产业走在了世界的前端。

1291年8月,瑞士的三个谷地共同体:乌里、施维茨和下瓦尔登签订三州同盟协定。当时或许谁也想不到,一个国土面积狭小、自然资源贫瘠的欧洲内陆国日后会成为世界重要的化学制药中心之一,并成为人类生命健康事业中举重若轻的一部分。

由于整个国家在生物制药业上的重视和优势,瑞士护肤品牌自诞生起就专注在创新研究和生物科技之上。

在瑞士护肤品的宣传中,你很少看到一些诸如“喜马拉雅之巅才绽放的珍稀植物,人工采集最古老极地花种”等神话传说般的描写。尽管瑞士品牌也同样钟情于瑞士冰川水、鱼子酱等稀有原料,但瑞士的品牌有个共同的关键词:抗衰与细胞科学。

说到细胞科学的发展,就不得不提到瑞士青草地疗养院以及它背后的创始人——“活细胞之父”保罗尼翰医生(Dr.Paul Niehans)。

1931年,保罗尼翰医生首次将从小羊胚胎中提取的一种鲜活细胞注射到一名甲状旁腺受损的临危病人体内,并成功挽救了其生命,后来这位病人于1962年病逝,享年89岁。这就是羊胎素活细胞疗法的最初起源,它的发现对人类在抗衰老领域的发展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

保罗尼翰医生在青草地疗养院超过20年呕心沥血的研究,开辟了生物科学一个新领域,从此建立起著名的CLP研发体系。保罗尼翰医生的关门弟子Fontaine博士后来成为了研发中心的核心人物,然而他并不是CLP真正的主人,研发中心的老板其实是瑞士Mattli家族。现任CLP主席就是当年买下CLP的老Mattli的儿子Gregor Mattli。

CLP最初的当家产品La Prairie莱珀妮其实早在1997年被老Mattli卖给了德国拜耳斯道夫集团(妮维雅母公司),从此主要以专柜产品形式出售。自家王牌产品被卖了,小Mattli只好重新研发一个。

他深信植物细胞是新一代护肤趋势,于是就开始研究可以超越动物性细胞的回春成分,最后发现了“Cellular Active IRISA®鸢尾花根冰干精萃”的专利成分,并创建了现在CLP唯一使用的品牌——Swiss Perfection柏菲妮(这个品牌也在去年卖给了韩国新世界集团)。

CLP的主打细胞科技研发思路对瑞士的护肤品行业影响非常深远。现在在瑞士口碑不错的一些护肤品牌,有一部分便是当时CLP的科学家们出走后创立的。比起很多护肤品爱在皮肤营养成分上做功课,瑞士护肤品牌更多地从根本上提高皮肤自身的机能,加强皮肤代谢和细胞的更新,从而实现抗衰效果。

近60年来,瑞士利用现代顶尖生物技术萃取活性植物干细胞中的提取物制成护肤品,修复受损细胞以及促进细胞再生。

比如,瑞士米白乐公司独家研发的PhytoCell植物干细胞培养技术,从保质期奇长的瑞士绿苹果中提取到了以苹果干细胞为基础的活性成分PhytoCellTec™ Malus Domestica。这种成分能有效增加皮肤干细胞的活力和寿命,从而延缓肌肤衰老。

就在今年,米白乐还研发出了一种具备面部V脸效果的枸杞干细胞,在巴黎化妆品展中荣获铜奖。

在国内市场,干细胞也是近两年的热门话题。打着干细胞美容概念的美容院或者整形医院不胜枚举,产品种类繁多,比如干细胞美容针、静脉回输干细胞、干细胞化妆品、口服干细胞保健品等。

为了消除眉间的川字纹,年近40的李婷听信了美容院自称可以注射干细胞除皱抗衰的忽悠,花费近万元打了所谓的“干细胞填充”,起初效果不错,但一年后出现了“疯长”症状——局部皮肤组织细胞增生,这多由皮下注射生长因子导致。

生长因子是一种可以刺激细胞生长活性的多肽类的细胞因子,在一些医美项目中,特别是自体脂肪移植项目中,医生会添加生长因子来增加脂肪细胞的成活率。

不过,注射进人体的生长因子犹如定时炸弹,随时会爆发,让求美者出现增生等状况。

而干细胞技术被认为可开发出改善人类健康的新药或疗法,但是就目前已有临床试验结果来看,显示出明确疗效并获国家批准使用的医学成果极少。

在《南方周末》发布的报道中,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整形美容外科主任、广东省医师协会美容与整形外科分会主任委员刘宏伟表示:“目前没有任何一款用于美容注射的干细胞产品获得国家批准,食品、化妆品中更不可能存在活的干细胞。如果在市场上看到100种干细胞相关产品,那这100种都不是真正的干细胞产品,肯定也是没有经过审批的。”

实际上早在2012年,国家卫生部就曾叫停所有干细胞治疗临床研究项目,并对该行业进行过为期一年的整顿,直到2019年年底,国家卫健委才重新推动干细胞临床研究机构备案和项目备案工作。

因此,现阶段中国注射用干细胞产品基本还处于研究或临床验证阶段,市场上还没有合规的产品出现。

在市场红利和技术驱动下,我们深信中国的美容技术会提升,但在客观事实面前,我们更倾向于呼吁市场降温——在研发时间和资金投入都不及瑞士的情况下,炒作和营销能换来的只有泡沫和风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Leave a Comment on 瑞士护肤品的“封神”之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